主页 > 行业中国 >基改食品的世纪骗局:生技产业四巨头如何支配操弄美国管理机构的

基改食品的世纪骗局:生技产业四巨头如何支配操弄美国管理机构的

2020-06-27 行业中国 299 views 267

生技产业如何影响政策

生物科技产业是怎幺做到的?在出现如此明显严重过失的情况下,他们如何还能继续支配操弄美国管理机构的政策?

庞大的选举政治献金此时发挥了影响力。生技产业的四大巨头:孟山都、陶氏(Dow)、杜邦和诺华(现为先正达(Syngenta)),从一九九五到二〇〇〇年间,给予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PAC)政党软性捐款(soft money),以及大额个人捐款等,总额超过三百五十万美元,占了共和党政治献金的四分之三。

一九九四年,一百八十一名国会议员联手赞成一项要求基因改造食品须加以标示的法案。由十二位成员组成的乳用家畜与家禽委员会(Dairy Livestock and Poultry Committee)将此法案拖延到一九九四年议程的最后阶段,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封杀手段。罗伯・柯恩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小组前作证时说:「我调查过这十二个人,发现他们经由政治行动委员会收受了拥有乳品利益企业一共七十一万一千美元的献金,而且有四位成员还直接收取孟山都公司给的钱。」

一九九六年柯林顿竞选连任时,孟山都公司的夏皮洛是最大额软性捐款者的其中一人。至于夏皮洛得到的回报,便是成为总统的贸易政策与谈判顾问委员会(President’s Advisory Committee for Trade Policy and Negotiations, ACTPN)成员,并在白宫国内政策审议会(Domestic Policy Review)任职一个任期。柯林顿甚至还在国情咨文中点名讚许孟山都公司。

游说是生技产业施加影响力的另一种方式。根据责任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说法,在一九九八到二〇〇二年期间,该产业用在游说上的资金高达一亿四千三百万美元,当中包含了负责代表整个产业游说及宣传的生物科技产业组织(Biotechnology Industry Organization, BIO)。二〇〇二年六月的美联社报导指出,BIO「代表一千家企业,拥有七十名员工,预算高达三千万美元」。他们还列出各式各样的敌对名单,其中还包括指控BIO「对立法施加不当影响力」的国家生命权维护会(National Right to Life Committee)在内。

「他们无所不在。」食品安全中心的法务主任乔・曼德尔森(Joe Mendelson)这幺说:「生物科技产业是一股政治力量,其影响力与日俱增。」该组织甚至在华盛顿特区播放支持生物科技的电视宣传广告,「明显是冲着正在思考该议题的立法者而来」。除此之外,该产业还在五年内拨出二亿五千万美元的经费,用在让民众相信基因改造食品是正确的选择。

在赢得政治上的支持这方面,人脉所扮演的角色或许比捐款、游说和宣传都要来得重要。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孟山都公司维持一贯的做法「与政策制定者保持密切关係,尤其是贸易协商人员」。举例来说,前任美国商业部祕书长米奇・坎托尔(Mickey Kantor)就是孟山都执行长夏皮洛的好友。很自然地,在坎托尔当上柯林顿政府的贸易代表,强硬、时而偏好生技产业的霸凌策略,便充斥于美国在与全球其他地区进行贸易谈判时的立场。「贸易谈判过程中的对抗情况已然成为今日的秩序,」《纽约时报》写道:「高阶行政官员公开诋毁欧洲消费者的忧虑,说那是对于科学不了解而产生的保守想法。」

此种心态一直存在着。二〇〇三年三月,议会发言人哈斯特猛烈抨击欧盟面对GMO时「过度保守的歧视性贸易政策」,这位发言人称其为「源自于恐惧与臆测的非关税障碍,而不是基于科学的角度」。

离开政府单位后,米奇・坎托尔成为孟山都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威廉・拉克尔萧斯(William Ruckelshaus)是另一位具有官方背景的董事,曾经担任EPA的主管职务。《环球邮报》将孟山都公司描述成「柯林顿政府官员的养老院」。

还有另一位前任的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PA)雇员琳达・费雪(Linda Fisher),先是进入孟山都担任政府与公共事务部门副总裁,后来又回锅EPA成为副署长。孟山都公司的前任生物科技研究员莉迪亚・瓦楚德(Lidia Watrud),也加入了EPA的环境影响实验室(Environmental Effects Laboratory)。

在FDA里,由两位前孟山都公司的员工与麦可・泰勒一起核准通过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牛科生长激素,不过没有其他工业化国家认定那对牛只或饮用牛乳者而言是安全的。顺便一提,泰勒是艾尔・高尔的妻子蒂珀・高尔(Tipper Gore)的表亲。消费者团体「可能任务」(Mission Possible)的贝蒂・马丁尼(Betty Martini)说:「食品药物管理局现在与生技产业的关係非常密切,简直可以视为是他们的华盛顿分支办公室。」

为了要操控华盛顿複杂的官僚体系,孟山都公司依赖他们的国际政治事务主任玛西亚・贺尔(Marcia Hale)。她曾经担任总统助理及政府与政府间的事务主任。同样地,孟山都公司的全球传播主任乔许・金恩(Josh King),曾经是负责处理白宫事务的主任。

一些在生技产业与政府之间其他的策略性职务交换还有:基因泰克公司(Genetech)的大卫・贝尔(David W. Beier)成为副总统艾尔・高尔的首席国内政策顾问;前任农业部长及前任美国贸易代表克雷顿・耶提尔(Clayton K. Yeutter)成为麦可健公司(Mycogen)的董事会成员;还有BIO副总裁瓦尔・吉丁斯(L. Val Giddings)曾是美国农业部的生物科技管理者及(生物安全)协调官;至于杜邦公司的控管及外部事务主任泰瑞・梅德雷(Terry Medley),则是分别曾在美国农业部和FDA担任高阶职务。

小布希政府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同样也都与生技产业有着明显的关联性。农业部长安・维尼曼(Ann Veneman)曾经是一家代表生技公司的律师事务所里的律师。她同时也是孟山都子公司之一,加州基因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国防部长唐诺・伦斯斐(Donald Rumsfeld)则是另一家孟山都子公司,基因工程人工甘味剂阿斯巴甜製造商席尔列的总裁;预算管理局长米契・丹尼斯(Mitch Daniels)曾是在开发基因改造牛科生长激素时与孟山都有伙伴关係的礼来製药公司(Eli Lilly Pharmaceutical company)的副总裁;卫生部长汤米・汤普生(Tommy Thompson)在之前竞选威斯康辛州州长时,曾收受生技公司五万美元的献金。汤普生以州政府基金支出三亿一千七百万美元于该州设立生技专区。二〇〇〇年大选时,检察总长约翰・艾许克洛夫(John Ashcroft)是孟山都公司最大笔竞选基金的收受者,还有大法官克拉伦斯・汤玛斯(Clarence Thomas)也曾担任孟山都公司的委任律师。

记者比尔・兰博瑞利用一个案例说明华盛顿生技产业的人脉如何运作,也就是在一九九八年为了迎接爱尔兰总理伯蒂・艾赫恩(Bertie Ahern)所精心安排的一场圣派屈克节(St. Patrick’s Day)欢迎会;若要让欧盟接受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玉米,他是关键的一票。当艾赫恩与国家安全顾问会议议长(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Council Director)珊迪・柏格(Sandy Berger)共进午餐时,柏格选择谈论的主题重点便围绕在必须得到玉米的赞同票。接下来,在艾赫恩与密苏里州参议员庞德(Bond)及其他几位国会议员会面时,话题也是基因改造玉米。根据转职孟山都的前国会议员托比・莫菲特(Toby Moffet)所述:「他所参访的每一个地方,在人们还没说出『圣派屈克节快乐』之前,他就会先被问到:『关于玉米投票你的想法是?』」莫菲特十分讶异地说:「我今年五十四岁,一生中曾出席过许多的结盟场合,但这次是我所见过最惊人的情况。」

隔天,爱尔兰便将票投给了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玉米,也是爱尔兰第一次同意GMO上市。当兰博瑞于《圣路易邮电报》上公开在华盛顿发生的情况,爱尔兰团体「基因关切」(Genetic Concern)随即发出新闻稿,指控「美国跨国企业的影响力比爱尔兰全体选民还大」。

基改食品的世纪骗局:生技产业四巨头如何支配操弄美国管理机构的Photo Credit: Lance Cheung
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于一个农业展望论坛的演说
温和的异议

前美国农业部长丹・格立克曼(Dan Glickman)曾经是柯林顿政府里最坚定的生物科技捍卫者之一,与产业代表一起走遍欧洲推广基因改造食品。在一次他刚走出办公室就接受访问的谈话中,他这幺说道:

但在一九九九年,格立克曼与柯林顿政府偏向生物科技的强硬派阵营分道扬镳,不过是在很谨慎的状态下进行。在一场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演说中,他提到美国「不能强迫餵食全世界的消费者」。还有在华盛顿记者俱乐部(Press Club)的一场演讲中,「格立克曼建议生物科技公司应考虑为基因改造食品标示,以协助避免消费者的恐惧心理扩散到美国境内」。

根据《圣路易邮电报》的说法:「这可不是投下重金的生技产业或白宫,希望他说的话。他回忆道,自己是刻意不在发表演说前先徵求同意,因为他知道自己会被『冷处理』。接下来,他就开始感到压力了。」格立克曼说:「在这个政府当中有些人对我反感,非常反感。」

之后格立克曼提到,就在他发表演说的几天后,当他与第一夫人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在一场白宫晚宴场合碰面时,「她说:『我在《纽约时报》上看到关于你演说的报导。』我告诉她:『在白宫里有一些人不喜欢我这幺做。』她说:『我倒是很喜欢。』因此我知道自己不会被炒鱿鱼了。」

对于基因改造食品,格立克曼所想的可不只是标示。他希望的是「全面检视政府的GMO管理规範机制。」他说:「我认为那需要进一步的釐清。」

相关书摘 ►150天前採收但依然红润的番茄,家庭主妇会不会把它买回家?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欺骗的种子:基因改造作物的世纪骗局,揭开生物科技、跨国企业与政府都害怕的谎言与真相》,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杰佛瑞.史密斯(Jeffrey M. Smith)
译者:张木屯

一本从头告诉你基因改造危害的关键报告,14年来基改食物议题最畅销的着作,在饮食不再安全的时代,每个人都该关注的必读之书。

本书收录转基因科学、基改实验真相到跨国农业生技企业与美国政府蓄意欺瞒民众的一手资料——

  ● 科学家遭到贿赂或恐吓、证据遭窃。研究数据被扭曲或蓄意遗漏。
  ● 表示反对意见的政府官员遭到骚扰,被降职甚至是解雇。
  ● 一位顶尖科学家想要就他惊人的研究发现向大众提出警告时,他就丢掉了饭碗,并且遭到法律诉讼的威胁而必须保持缄默。
  ● 準备报导孟山都公司真相的杂誌,竟然在印刷厂被全部销毁。

在台湾,你也可能吃进基改作物,成为这场全球人体实验中的白老鼠。请从这本书开始,夺回你的饮食知情权!

基改食品的世纪骗局:生技产业四巨头如何支配操弄美国管理机构的Photo Credit: 脸谱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